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杨林的回忆

有一种情穿越千年也不老 有一种感动无法用泪水来表达 有一种心酸总扣击心灵最深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故地情十四.找马——万马奔腾  

2014-09-15 10:50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【原创】故地情十四.找马——万马奔腾 - 胡杨林的回忆 - 胡杨林的回忆的博客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万马奔腾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胡杨林的回忆

    已经快下午五点了,但草原上九月的阳光仍是那样灿烂,将马场上空浮岛状的云朵照得又白又亮,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几只老鹰在云下缓缓盘旋,显得慵懒、悠闲,可我却眼巴巴地望着远方,焦急地等待马群归来。
    乌日根和卷发在机井旁忙着往饮水槽内灌水。听着“哗哗”的水声,干燥的空气有了些许湿润,夹带着马粪的气味。
    说实话,此时的我还在发着低烧,无心去帮忙,只盼望着早点见到马儿。已经半个多月了,马儿是不是瘦了,是不是还在马群,它们还认识我吗......想到这些心里更加焦躁了。
    ......
    ............”卷发的一声长调把我从遐思中拽了回来。乌日根看着我,手臂却伸向侧前方,顺眼望去什么也没有,有些纳闷儿,我站起来踏上石凳再望,果然看见了。
    远方的地平线处,一长排的烟尘涌动着、翻滚着,正飞快地,齐头并进地朝着马场方向压了过来,那气势如大海啸一般,排山倒海,势不可挡。
    越来越近了,大地微微地颤动,战鼓般的“咚咚”声也随之传来,愈来愈大。
    我第一次见到了最为壮阔的“万马奔腾”的场面。仿佛身临古代战场,辽阔的荒野上,几百匹马在狂奔,几百匹马在奋不顾身地冲锋陷阵。这些不安分的牲灵,争先恐后,前呼后应,披散长鬃,携带着滚滚烟尘像山洪奔泻似地横扫着面前的一切。
    千百双雄浑有力的马蹄声,撕破长空悲沧苍劲的嘶鸣声,以及此起彼伏的牧马人的呐喊声,组成了一曲宏大的交响乐,在这片草原的上空碰撞、飞溅、回荡,动人心魄。
    我呆在了那里,被眼前波澜壮阔的雄壮气势所深深地震撼!这世间罕见的奇景、实景,这无可替代的伟大的马群,这古战场的再现,怎不让人为之惊叹,为之激动!
    ......
    只是几分钟,马群冲到了眼前,渐渐地放缓了速度,停止了奔跑,纷纷地拥挤到水槽边,进入了另一场混战。
    烟尘散尽后,我终于发现了我们的那四匹马儿,其中的“雪里站”格外显眼。它们聚成了一小堆儿,像后娘的孩子一样,楚楚可怜地站在离水井的不远处,看着混乱场面不敢靠前。
    乌日根先我之前靠上去,没等靠近,几匹马儿掉头跑向了一边,再靠,又跑......几次三番,根本不能近前。
    “糟了!这些马儿跑野了,它们已不习惯再戴嚼子了。”我寻思着。
    这时,乌日根转身跑向拴马桩处,捡起套马杆,解开“杆子马”,跃上马背,朝着“雪里站”冲去。
    套马杆是马倌放马时随身携带的必备工具,一般都做工讲究、漂亮,长约六、七米,最长的可达九米。“杆子马”是马倌放马和套马时骑乘的专用马匹,这种马受过专业训练,套马时不用骑手甩缰示意,套马杆指向哪里它便冲向哪里。
    “雪里站”见到乌日根冲来,猛地掉转头,尥开蹶子狂奔起来。乌日根也不孬,顺着“雪里站”腾起的一溜烟尘,疾速地追了上去。荒野上,两匹马和一名骑手,上演了一场疯狂的赛马比赛,煞是精彩。
    眼瞅着近了,只见乌日根将套马杆一抖,套索落在了马背上,“雪里站”惊得低下头,两个后蹄猛然尥起,腾空后踹,似要踹飞所有对手,随即跑得更快了......看得出乌日根有些气急败坏。
    ......
    正在不知所措间,斜刺里又蹿出一骑,似乎没听见急促的马蹄声,却见四蹄生风,如飞一般地扑向“雪里站”。
    “是卷发。”我惊呼道。
    只见卷发弓身站在马镫上,套马杆梢直指“雪里站”,胯下的“杆子马”好像与人融为了一体,心领神会,配合默契,眨眼间便飞到了“雪里站”的身后。卷发随即一个漂亮的抖杆动作,抛投出了一个圆形空心索套,索套在空中划出了一条优美的弧线,准确地套在了“雪里站”的脖子上。“雪里站”大怒,发疯似地甩着头往前猛冲,拖拽着“杆子马”绕着空地狂奔了十几个来回。待“雪里站”稍缓,“杆子马”突然止步,两条前腿绷直,蹄子死死地顶住地面,背上的卷发也随之后仰,双手紧紧地握住套马杆,脚蹬马镫,全身发力,牢牢地将“雪里站”定住。“咴......”地一声,“雪里站”陡然腾起前蹄,凌空跃立,仰天嘶鸣。两只前蹄犹如两个巨大的铁锤,在空中左右开弓狠狠地抡了几下,随即不甘心地落了下来。
    乌日根紧跟着跑到近旁,迅速地给“雪里站”套上了马嚼子。
    ......
    惊心动魄的套马结束了,我呼出了一口长气。马倌套马是一项优美、高难的艺术,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,好马倌套马一套便中,很少落空,真是开了眼了。
    我走到“雪里站”身旁,伸手摸了摸它的额头,它“呕、呕、呕”地低音叫了几声,用鼻子拱了拱我的手,喷着响鼻,似乎在跟我打招呼。一阵惊喜,它认出我了,又恢复了原来的乖顺。我情不自禁地用双臂搂住马头,将脸贴了上去,顿时百感交集!
    其它几匹马也跟了过来,只要牵住了头马,其它马会自然而然地跟随其后,不必再操心,更何况,它们也认出了主人。
    短暂休整后,第三天,我们告别了卷发和马场,踏上了返程之路。途中除了夜晚休息外,基本上马不停蹄,一路小跑(即走马的‘一般走’。走马的速度分慢走、一般走、快走),走了两天一夜,终于将丢失的几匹马儿带回了海力素维护点。

    这次找马,我们在茫茫的荒野上,反复拉锯,来回穿梭,行程一千多公里,历经13天,几乎走遍了半个乌拉特大草原,最终完成了任务。在此期间,我们时常忍饥挨渴,露营野外,鞍马劳顿,带病坚持。下马时,我们头发蓬乱,面色黢黑,浑身肮脏,疲惫不堪。尤其是我的络腮胡子满脸丛生,纯粹野人一般。
    ......
    回来后,在海力素公社卫生院连续输了五天液,我的病方见好转,腿伤逐渐痊愈。从此也留下了一个比铜钱还大的疤痕。
    如今,每每抚摸这块疤痕,便会想起那次找马的难忘经历!

【原创】故地情十四.找马——万马奔腾 - 胡杨林的回忆 - 胡杨林的回忆的博客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9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