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杨林的回忆

有一种情穿越千年也不老 有一种感动无法用泪水来表达 有一种心酸总扣击心灵最深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故地情十.找马——夜宿蒙古包  

2014-09-08 23:25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【原创】故地情十.找马——夜宿蒙古包 - 胡杨林的回忆 - 胡杨林的回忆的博客


              夜宿蒙古包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胡杨林的回忆
    
    我们出来已经八天了,仍不见马儿的丝毫踪影。这些天,我们晓行夜宿,马不停蹄,几乎遍访了周围的几户牧民人家,然,都说没看见。估计马儿没在近处停留,跑远了。我们感觉很累,却不敢松懈,继续扩大着搜索范围。
    广袤的原野一望无际,天连地、地连天,满眼枯黄,了无生机,毫无生命的迹象,也毫无引起眼睛一亮,使人精神振奋的绿色。我们走进了寸草不生的戈壁滩,仿佛与世隔绝,来到了地球之外,来到了另一个星球。这里,偌大的世界中,只有我们这两匹马和两名骑手,显得十分地渺小和凄凉。

    我故意打破沉闷,问乌日根:“你昨晚睡觉就一直没翻过身?”

    乌日根好像被惊醒一般,先是一愣,接着“嘿嘿”地一笑:“没有,我一直注意着呢!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肯定没睡好?”我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乌日根揉了揉眼睛:“基本没睡,天亮前好像迷糊了一小会儿!”

    我心疼地看着他,再没说话,心想,今天希望能早些遇见一户人家,让乌日根好好地休息休息。

    

      昨天临近傍晚,我们走到了一座蒙古包前,一条大黑狗“噌”地蹿到面前,对着我们狂吠不止。这时从蒙古包内走出一名汉子,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姑娘
      汉子冲黑狗大声地吼了一句什么,狗随即停止吠叫,低着头走到一边卧下了。
    “努呼热,赛拜奴!”汉子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。
    这是蒙语,意思是“同志你好!”我听懂的没几句,这句是知道的。
    “加、加,赛拜奴!”乌日根礼貌地回应。这句也能听懂,意思是“好、好,你们也好!”
    我们这才下马,将马缰绳递到走到跟前的那位姑娘手上,她将两匹马拴好后,转身拽过一个饲料槽,接着端来一盆马料(玉米粒)倒在槽内。看得出,姑娘手脚勤快,动作麻利。
    乌日根叽里咕噜地与汉子聊了起来,我一句也没听懂,估计是在做此行介绍,并打听马儿的下落。
    那名汉子身形高大,粗壮结实,藏蓝色蒙古袍的下摆油黑,已显破损,两腿有些罗圈,呈o型,这些都与常年的马背生活有关。黢黑的面容颇显健康,却看不出实际年龄,估计是中年吧。
    相比之下,姑娘却十分显眼,个儿虽不高,但
苗条的身材再配上一块红头巾和一身粉红色的蒙古
 袍,给人的感觉反差极大,不禁偷看:圆脸,黑红;柳眉细长,微微上翘的长睫毛,在眼睑下投入美好的弧形,尤其是那双明亮的大眼睛,忽闪忽闪地顾盼撩人;秀挺的瑶鼻,饱满红润的唇,加上两条又黑又亮的粗辫子随着身体,在腰际间来回摆动,浑身上下无不透射出一股青春的气息,美的气息!
    我被这种美感动了,草原上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姑娘!她的出现如同一片枯黄的草丛中,陡然绽放的一朵红花,艳丽、晃眼!她给这贫瘠、荒凉的大草原,凭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,使这片草原有了些许生气,不再苍白。

    她忙完后,含羞地站到蒙古包门口处,微微弯腰,一手掀着门帘,一手往里请着我们。我感觉,连日来的疲劳似乎一扫而光。
    包内还有一人,一个同样看不出年龄的妇女,正盘腿坐在包内中央的火炉边烧着奶茶。见我们进来,欠了欠身,笑着问了声好(蒙语)。
    乌日根告诉我,他们没有看见我们的那几匹马。这是一家三口,夫妻和一个女儿,女儿芳龄17,在旗里读高中,此时正逢放假。
    女主人一边熬着奶茶,一边在不停地用一块黑黢黢的抹布擦着铜壶,还不时地抓起一坨干牛粪塞入炉内。包内一侧堆满了杂物,显得陈旧、脏乱,惟有那把铜壶锃光瓦亮,在炉火的映照下,透射出一股金色的光芒。
    奶茶熬好了,女主人从身边的小地桌上,拿起两只碗,顺手将碗里的茶根儿倒在炉灰上,再扯下头上围着的已显得很旧的头巾,在碗内狠劲的抹了几下。我注意到,越抹越不净,碗壁上的道道搽痕清晰可见。接着从身后的袋子里抓出几把炒米,分撒在两只碗中,又添了几块儿干透了的生羊肉,撅了一勺黄油(奶油),扔进几粒盐,最后将滚烫的奶茶冲入碗里。
    汉子则从桌上拿起了两双显然是他们刚用过的筷子,两只粗糙的手掌夹住筷子头,来回搓了几下,然后再攥在手心里撸了撸,放到我们面前。
    “茶唔!”女主人双手将滚烫的碗递过来,意思:请喝茶。
    我俩忙不迭地也用双手接过了碗。
    乌日根看了看我,我也看了看他,那意思很明显......但此刻我们又饥又渴,顾不了许多,随即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   天黑后,我感到又困又乏,不由自主地歪身躺在了包内的墙根儿处,乌日根也和衣躺在了我身旁。汉子在躺下前不知说了句什么,姑娘出去了。乌日根翻译,她去将我们的马解开,绊到草场上吃草。我感动不已。
    时间不长,还没等睡着,我看见姑娘轻轻地拉开门走进包内,站在地毯上解下头巾,将两条辫子挽了挽,随之伏下身子,默默地躺在了乌日根身旁。
    乌日根“噌”地一下坐了起来,姑娘没动,汉子和女主人也没动,我暗暗吃惊。
    早就听说,草原上有一种习俗,尊贵的客人来家里借宿时,如果主人感到满意,一般会让老婆或女儿睡在客人身旁,以示尊敬和信任。早晨醒来,如果看见客人背对女方,则主人对客人崇敬有加,如果面对女方,则让主人感到不悦。还有的在俩人中间放一根红腰带,只要早晨醒来看见没有越界即好。这种习俗在当时就很少沿袭,如今更是没有了。
    然,这种习俗,却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真真切切地发生了。乌日根是知道的,因为我们曾在一起议论过,只是真的摊到眼前,不免心惊,难以接受。我也深感不安。
    “班长!”乌日根轻轻地捅我。
    看见我正睁着眼睛看他,伏下身来贴着我耳朵轻声说:“咱俩换换吧!”
    我定了定神,想了想后也贴着他耳朵说:“别换,这样不好,要尊重他们,只要你心里别乱想就行。”
    乌日根呆坐了一会儿,无奈地背对着姑娘躺下了。

    早晨醒来后,发现乌日根不在身旁,蒙古包内弥漫着奶茶的香气,女主人坐在火炉边,仍在熬着奶茶,擦着那把铜壶。走出门外,看见汉子和姑娘正在帮着乌日根给那两匹马备鞍
      茶后,女主人将我们的水壶灌满,又递过来一小袋奶制品,里面装着奶酪和奶豆腐,说是让我们路上备用。
    我和乌日根跨上马背,在马背上向一家三口敬了一个军礼,随即调转马头向草原深处跑去。再回头,远远地看见,那一家三口仍站在蒙古包前向我们频频地挥手。
    ......

    班长,你看那里,狼!”乌日根的惊喊声把我从沉思中唤醒。


【原创】故地情十.找马——夜宿蒙古包 - 胡杨林的回忆 - 胡杨林的回忆的博客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未完.待续)   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5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